亚洲国产精品一区二区在线观看_国产在线精品一区二区不卡

《不能没有你》第一卷 回忆杀

时间:2021-04-01 18:45:02

主要出场人物
男主:秦明全  父亲
女主:秦华    女儿
第二男主:谢志华  女婿

其它人物表(待更新):
  孙女:谢云萱
  孙子:谢云轩
  罗箐:秦华生母,死于难产大出血
  罗翔:罗箐胞弟,军人,死于抢险遇难
  马珂:罗翔妻子,死于罗翔遇难后殉情
  马征:马珂胞兇,秦明华单位上级,死于劝解马珂时被带下高楼坠楼

   ……

《不能没有你》
正文   第一卷  回忆杀
        第一章 临终

 “到天明不敢去睡
   担心你汗流浃背
   看着你可爱到流泪
   忘记了自己疲惫

    宝贝宝贝爱你一辈
    不求你有什幺作为
    健康 快乐 给你栽培
    只求你问心无愧

    将娇儿抱在怀
    辛酸难了
    为娘我有话 对你云

    宝贝宝贝 走出堡垒
    你要自己小心防备

    赚的钱给你花费
    担心你 太累

    有一天你走出社会
     担心你有否吃亏

    宝贝宝贝 爱你一辈
    不求你有什幺作为
    健康 快乐 给你栽培
    只求你问心无愧

    将娇儿抱在怀
    辛酸难了
    为娘我有话 对你云

    这世界如此颠沛
    千万别半途而废
    千辛万苦把你栽培
    爸妈的苦知道没……”
  
  
  电影主题曲缓缓结束,坐在轮椅上有些泪花闪烁的我手裏颤抖着轻拍扶手打着节拍,老态的脸庞上挂着泪花,看着萤幕上缓缓打出end这个词语,一时之间,久久没有缓过神来。
  这首曲子唱进了我的心裏。
  电影结束的画面在眼前幻化作我这一生的漫长经历,一幕幕仿佛就在眼前。
  是哦,将近八十年的岁月,一时之间,难以忘记,也无法忘记。这是属于我本人此生的记忆。
  当影院的灯光重放光明的时候,我已经转头,定定的看着身边依旧身材苗条的中年妇人,嘴裏荷荷的道:“回家,回家。”
  是的,这个中年妇人不是别个,正是和我一起度过半百岁月的亲生闺女秦华,也是……自我不良于行之后陪着我,照顾我,把自己当我媳妇的亲闺女秦华。
  她太像她的母亲,我的爱人了,只是……我的爱人此时在我脑子裏的身影已经变得十分淡漠,她叫什幺名字来着?
  脑子裏想这个问题的我没有注意到,女儿推着我走出了影院,一旁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儿轻柔的为我披上毯子,温柔的道:“妈妈,外公怎幺哭了?”
  秦华抹了抹眼泪,道:“不是哭,你外公他是感动的。”
  女孩儿从妇人手裏接过我身下的轮椅,母女俩慢慢的推着走到路边,一个年轻帅气的男孩儿从路边停靠的保姆车上下了来,帮着把轮椅连着轮椅上坐着的我搬上保姆车,又把轮椅做了固定道:“妈,姐,上车吧,外公这安顿好了。”
  母女俩笑了笑,上了车,年轻女孩坐在了我身后,妇人坐在我身边,看着男孩儿坐上驾驶位,道:“走吧,回家。”
  保姆车缓缓启动,慢慢汇入车流。
  车上的我从电影中彻底缓过来,看着前方,脑子裏慢慢从我结婚那时打开记忆的大门。
  往事要从我把我怀孕待产的媳妇送入保健院开始讲起,那会,我才25岁,刚刚从单位接到一份档送入城裏……
  嗯?这不是去城裏的路啊!我在哪来着?
  疑惑在我脑子裏升起,慢慢转头看了看身边,一边是较为厚实的车门,另外一边……哦,是我闺女秦华坐在身边,对咯,这不是那些年啊,这是刚刚看完电影,出了电影院吧?
  看来,应该是如此了。
  我咧嘴笑了笑,闭上眼休息。
  是的,不良于行的我脑子似乎停滞在坐轮椅那会,原本步履踉跄的我陡然不能行走,让我脾气十分的暴躁,常常无故在家摔打物件,甚至抓着女儿的头髮……嗨,还想那会干啥?女儿何时没照顾好我啊?她抑郁症病癒那会到现在,在我身边洗衣、买菜、做饭啥事儿没做过?我步履踉跄那会儿每晚上还陪着我说话儿,给我洗脸、擦身;坐轮椅到现在,端屎把尿啥没做过?只是……我没心气儿搂着闺女一丝不挂的身子给她性福了。
  是,没错儿,是性福。确切说来,从开始我是反对这样做,毕竟,她是我亲生闺女,是我在产房外从产科大夫手中抱过来娇娇软软的女婴一点点抚养长大的,看着她成长,看着她出嫁,看着她失夫后痛哭流涕,看着她抑郁寻死,看着她恢复正常,再看着她一点点的在我眼前脱光衣裳,一丝不挂的把身子送到我身下……看着她从病癒起到我坐了轮椅这二十几年时间裏几乎每天晚上都裸着身子陪着我睡到天明……
  是,我承认,我禽兽不如,连自家闺女都糟蹋。我也懒得说怎样怎样的原因,我也懒得解释,只要是明了我这一生的经历,大概就会明白了。
  的确,我这一生,坎坷,闺女又何尝不是?说起来,闺女秦华比我要幸运得多,至少,还有一双孝顺的儿女!而我……大概,今后只能祝福她开心到老了吧?
  合眼休息的我并不知道保姆车何时停了下来,轮椅在我外孙,也就是保姆车上驾车的帅气男孩儿,和外孙女,也就是陪着闺女推着我走出电影院的年轻女孩儿的帮助下回到地面,让我闺女推着,走进一栋别墅裏,把看似睡着的我扶上了床。
  忘记了,我爱人,也就是我女儿的母亲她名字……叫许慧芳?还是叫胡梅?亦或是罗箐?是叫这个名字吧?
  我并不知道的是,女儿坐在了我床边,打发了一双儿女出去,而后收拾了下房间,看着躺在床上微微起伏的隆起,带着一丝爱宠,一丝怜爱,一丝孺慕,一丝情爱,女儿秦华把自己脱了个精光,钻进了被窝之中,陪着我入睡。
  兴许是睡梦中还在回忆电影主题曲,也兴许是多年来的生活影像回放,也兴许是想起了媳妇怀孕前在我身下婉转承欢……我不自觉的伸出枯瘦的手,搂紧了身边苗条有致的女人。
  枯瘦的手在女人身体上摩挲,回味着……回味着……回味着曾经在这具身躯上的欢愉……也兴许想找回忘记了的爱人身体的曲线……也兴许……兴许我想回到年轻那会,好好照顾我的爱人……
  但,似乎……回不去,没人能逃得过阎王的召唤,也没人能逆转时间……
  我想,此生我……也该放下了,得到过,拥有过,也该付出年迈的生命作为这一生的代价……
  不,不,不,我想,再去看看爱人的墓碑,跟她说女儿秦华现在生活的很好;我想,再好好看看陪伴我多年的女儿秦华;告诉她爸爸这一生有了她的陪伴才是最完整的,告诉她,爸爸很快乐,爸爸……
  呼吸渐渐急促的我惊醒了陪伴入睡的女儿,起身匆忙套上睡裙的女儿秦华冷静的把我扶坐起来,坐在我身后,伸手轻拍我的后背,一手拿面巾纸轻轻搁在我下巴上,直到我咳出一口浓痰。
  “爸爸,没事了,没事了。女儿在这陪着你,女儿在你身边。咳出来就好了啊。”
  有些涕泪交加的我慢慢转头看着有些紧张的女儿,咧出笑容,看着女儿秦华的身体靠紧我,叠了手上的面巾纸为我揩乾净嘴角和下巴上的痰液,再取了一张面巾纸为我揩拭了面容上的泪水,才展露笑容,在我脸庞上印上柔柔的吻。我知道,这不是女儿有洁癖,而是女儿给予我再次逃脱痰涌危境的亲热和鼓励。虽然,我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和女儿在床上做连体婴。
  女儿秦华喜欢我一直留在她体内的感觉,那是一种被彻底充实,胀满,能让她感到安全和充实的感觉,能让她睡个好觉,第二天元气满满。
  笑着靠紧女儿,亲了亲她的脸颊,我沙哑着在她耳边低语:“乖女,我想了。”秦华侧头看了看我道:“爸爸,你现在病还没好,我想给,但也不能不顾忌你的身体,等你身体好了,我愿意给你好幺?”我想了想,也是,我现在这个身体,的确不适合。点了点头,道:“把我放躺下来吧,让我摸一摸。”女儿笑颜逐开,轻稳的把我放了下来,躺在床上。女儿也上了床,褪了睡衣,一丝不挂的躺在我身边,捉着我的手放在她身上,让我枯瘦的手在她身体上巡游。
  是哦,女儿秦华的身体曲线还跟她年轻那会一模一样(是错觉幺?)我还记得有一次女儿女婿在家裏做爱忘了关门给我看了个真真切切,那会儿我心裏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是自家白菜被拱了?还是为女儿的幸福感到由衷的放心?忘记了,真的忘记了。
  想着想着,女儿轻轻坐起身来,轻轻为我脱下了内外裤,伸手轻轻捉着我身下早已垂头的阴茎,顽皮的把玩着我阴茎下两颗鸡蛋大的睾丸。
  这鬼丫头,哪一次同房不这样?
  我也懒得想了,闭上眼好好休息。这也算是习以为常吧?因为我坐上轮椅之后,女儿月事来临或者我身子不舒服的时候女儿都会这样跟我解释。一开始我还有些恼,闹情绪,直到女儿那天月事又扛不住我索求,索性脱光了让我从她胯下摸到一手的经血,我知道女儿并不是不想给,而是……不说了,那会儿是我的的确确的错了,我愧疚的吻着女儿的小腹,恳求她原谅,女儿坐起身来抱着我的脑袋说:“爸,是你和妈给了我生命;也是你一把屎一把尿把我拉扯大;也是你在我身心崩溃的时候照顾我痊癒;更是你在我痊癒后的人生中做了真正的女人。你现在想要什幺,我能给你的全都给你,没有你,我的人生不完整。我不能没有你啊!爸!”  



百站百胜: